图说:二战时期美军唯一被执行枪决的逃兵 这种

图说:二战时期美军唯一被执行枪决的逃兵 这种

时间:2020-02-14 16:2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75年前,即1945年1月31日,根据军事法庭的判决,年仅24岁的美军士兵爱德华·斯洛维克(EdwardSlovik)被执行枪决。

他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乃至整个南北内战结束以来,80年来唯一因逃兵罪被处决的美国军人。在1941~1945年间,对美军共判处102个死刑(其中95个在欧洲),除斯洛维克以外,所有其他人均因强奸和谋杀罪而被判处死刑。根据美国法律,在战时,士兵或军官会因为逃兵而被判死刑,还会因为战斗中拒绝执行命令或参加武装叛乱而被判刑。此图为剧照。

但实际上,自1865年以来,没有一名美军因此被枪决。除斯洛维克外,在二战期间,还有48名美国士兵因逃兵被判处死刑,但全部被以监禁取代。斯洛维克出生在一个波兰裔的美国家庭,尚未成年时就常被警方逮捕。他第一次被捕是在12岁,当时他和朋友闯进一家铸造厂盗窃。1942年4月,假释不久的斯洛维克遇到了安东尼特·魏斯涅夫斯基,两人于1942年11月7日结婚,正式成为夫妻。

仅仅一年后,这位原本被视为“品行不端正”的“惯偷”,便被美国陆军强征入伍。1944年1月24日,斯洛维克来到得克萨斯州沃尔特斯基地,接受基本的军事训练。当年8月,被派往法国作战。抵达法国后,他与另外11名补充兵一道,成为第28步兵师第109步兵团G连的士兵。

斯洛维克很快便被残酷的战争吓破了胆,在前往部队报到途中,与另一位列兵约翰·塔基遭到德军炮击与大部队失散。待在一支加拿大宪兵部队长达六周,直至1944年10月7日,两人才找到了部队归建。由于盟军在1944年8~9月进展神速,新兵找不着自己的作战单位很常见。所以,两人擅离职守一事,并未被追究。

归建后的第二天,斯洛维克就找到连长拉尔夫·格罗特,表示自己“太害怕”,没法到一线作战。请求连长将他调往后勤单位,去干一些轻松的工作,同时他还表示,如果连长不答应,他就会从前线逃跑!格罗特认为这是斯洛维克在“找借口”,并没有答应,直接将他打发去了步兵排。10月9日,斯洛维克真的逃跑了,在向后方徒步走了几公里后,斯洛维克遇见一个正在烧饭的厨子,随即递给他的一张纸条(如图)。正是这张纸条,成为了不利证据。

这名厨子随即将斯洛维克交给了宪兵,宪兵又把他带回交给格罗特上尉。上尉让斯洛维克把这张纸条撕掉,不然就要关他禁闭。然而坐牢比当兵还长的斯洛维克拒绝了,就算交给罗斯·亨伯斯特中校后,他依旧拒绝了中校的劝告。亨伯斯特中校让斯洛维克在这张纸条的背面,写下“我完全理解故意当逃兵所要承担的责罚”一词。这张纸条,最终成为压死斯洛维克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斯洛维克误判了形势,等待他的不是牢饭而是死刑。

1944年11月,第28步兵师在缺乏空中支援和补给的情况下,艰难地在许特根森林向前推进,该师的士气已经降至冰点。在这种情况下,11月11日,军事法庭宣判斯洛维克死刑,并由第28步兵师师长诺曼·克塔(图中为士兵授勋者)批准执行。当斯洛维克得知死刑判决时,在1944年12月9日,给欧洲盟军最高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写了一封声泪俱下的求助信,请求得到宽恕。

由于逃兵问题已成为盟军的“老大难”问题,加之12月16日德军突然发起“阿登攻势”,使得一线美军部队伤亡惨重、士气低落。为了遏制住“逃兵潮”,艾森豪威尔签署了斯洛维克的死刑命令。1945年1月31日,法国小镇圣玛丽欧米涅,上午10时04分,斯洛维克对着准备处决他的士兵们,说出了自己的遗言:“在美国陆军中,有成百上千的逃兵。为什么选择枪毙我?只是因为我12岁时偷过面包与口香糖。”

逃兵是各国军队最痛恨又无奈的问题,如果不严惩逃兵,对前线浴血奋战的官兵而言就是一种不公平。但并非每支军队都会枪毙逃兵,比如美军就是典型的例子。事情的另一面就是当时的苏联军队,根据《二十世纪战争中的俄罗斯和苏联:武装部队的损失》一书的数据,在二战中,共有13.5万名官兵因为逃兵罪而被枪决,相当于十个师。

爱德华·斯洛维克的妻子安东尼特(如图)向美军索要丈夫的遗体和退休金被拒绝,直到1979年去世。安东尼特·斯洛维克和其他人一起向七位美国总统(哈里·杜鲁门、德怀特·艾森豪威尔、约翰·肯尼迪、林登·约翰逊、理查德·尼克松、杰拉尔德·福特和吉米·卡特)请求赦免他的罪行,但是没有一位总统同意。而爱德华·斯洛维克的遭遇还在1974年被拍成一部电影,实在令人侧目。

1981年,斯洛维克案件由前麦康伯县专员卡尔卡受理,他是二战中的波兰裔美国老兵,继续向军队请愿。1987年,他说服里根总统下令归国安葬。卡尔卡筹集5000美元,将斯洛维克的遗体转移到底特律伍德梅尔公墓,重新埋葬在妻子身边。爱德华·斯洛维克的墓碑,下面刻着“荣誉与正义同在”,似乎是一种讽刺。